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影視科技

票房高低懸殊 國產動畫如何破解兩極分化難題?

時間: 2020-04-01 10:13:14     來源: 西安新聞網-西安日報    編輯: 白琳

中華傳統文化為包括動畫片在內的藝術創作提供了豐富素材。

近年來,國產動畫片無論是票房還是口碑,都取得了驕人戰績,在2019年,國產動畫片達到了31部,出現了票房超過50億元的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績。但從整體來看,國產動畫片還存在兩極分化的現象,既有《哪吒》這樣口碑票房雙豐收的優秀之作,但也有票房還不到10萬元的電影。在專家們看來,國產動畫佳片迭現,票房屢創紀錄,表明國產動畫片具有巨大的創作潛力和市場潛力,但要實現國產動畫片整體水平的提升,還需要在創作上多下功夫,去蕪存菁,用更多精品去打動觀眾,贏得市場。

《2019年度電影市場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電影總票房642.66億元,其中國產動畫影片票房超過70億元,《哪吒之魔童降世》更是以超過50億的票房成績,榮登年度票房冠軍。中國動畫片在2019年的異軍突起并非一蹴而就,從1926年中國第一部動畫片《大鬧畫室》誕生至今,國產動畫已走過近百年歷史,特別是近5年來,華語電影市場涌現一批批優秀的動畫作品;對于當下的國產動畫而言,想要創作出高質量的作品,數字化技術、故事選取、文化性與娛樂消遣都是要考慮的重要因素;題材多樣化,思想現代化,故事曲折化,才能創作出更好的動畫電影。

國產動畫強勢崛起

日前,中國水墨動畫電影短片《秋實》入圍第70屆柏林電影節,這部動畫片借助現代科技,將中國傳統的水墨畫藝術,用精彩的畫面展示在世界觀眾面前,是繼《小蝌蚪找媽媽》等中國水墨動畫片之后又一部優秀之作。而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國產動畫片大豐收,上映的31部國產動畫片,取得了70多億元的票房,《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緣起》《熊出沒:原始時代》《小豬佩奇過大年》等6部電影的票房突破億元大關,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票房超過了50億元,贏得年度電影票房冠軍寶座,口碑也是爆棚,可謂經濟和社會效益雙豐收。

陜西省電影家協會理事陳博表示:“從票房來看,2019年國產動畫電影創造了高票房,贏得了市場。從口碑上來講,《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確超出了我的預期,比想象中要精彩,不僅人物豐滿、立體,故事情節合理,構思新穎,還體現出了中國動畫及人物形象的獨有魅力。電影不僅顛覆了以往人們對哪吒的認知,也顛覆了銀幕中以往所塑造的形象,這一創新實在是不易。2019年,中國動畫產量高還有一個原因是近些年一些現象級動畫作品的問世對于創作團隊的吸引,同時也有一些不忘初心、有所擔當的電影人不懈的努力。近年來,《大圣歸來》《大魚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緣起》等講述中國元素、中國文化的動畫作品帶動了整個產業鏈的復興。可以說,中國動畫充滿生機、充滿希望。”

西北大學文學院戲劇與影視學博士生導師鞏杰認為,伴隨著“國漫之光”的贊譽,《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橫空出世引燃了國產動畫的創作熱潮。中國動畫片在2019年的異軍突起并非一蹴而就,從1926年中國第一部動畫片《大鬧畫室》誕生至今,國產動畫已走過近百年歷史。近5年來,華語電影市場涌現一批批優秀的動畫作品,如《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相繼創造票房佳績,刺激資金向動漫產業流動,占取更大的市場份額,動畫電影的產量和制作水準大幅提升。

文藝評論家張蓉表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爆,讓人聯想到此前《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等片上映時的情景。中國動畫電影始終根植于對中國文化的改編與闡釋之中,它們以電影這種媒介形式對文學與傳統文化資源進行再演繹。縱觀這些優秀動畫電影,它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對中國經典文學或者民間故事的創造性改寫。

兩極分化制約整體水平提升

在國產動畫片影響力日漸增強的當下,也有令人深思的地方,即在上映的影片中,兩極分化的現象比較明顯。就拿2019年來說,既有票房超過50億元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這樣現象級的影片,也有票房還不到10萬元的動畫片,差距之大,不可以道里計。

在鞏杰看來,動畫電影是一種需要較高完成度的藝術表現形式。未取得廣泛影響力的國產動畫則大都出現故事幼齡化、精神內核缺乏、特效制作水平低等弊端,難以贏得觀眾的認可。對于當下的國產動畫而言,想要創作出高質量的作品,數字化技術、故事選取、文化性與娛樂消遣都是要考慮的重要因素。只有為經典IP重新找到適宜其生長的土壤,將傳統元素進行現代敘事話語改編,破舊立新,才能塑造當代 “神話”,為觀眾創作出更多優秀的國產動畫片。

創作精品才是王道

陳博告訴記者:“上世紀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我國的動畫產業極其活躍與發達,我們先后創作出了許多令世人驚嘆的精品佳作,比如《大鬧天宮》《雪孩子》《小蝌蚪找媽媽》《黑貓警長》等。現如今,我們在追趕超越的道路上也涌現出了一些精品佳作,但是從優秀作品數量上來看仍然太少。動畫電影創作道路是非常艱辛的,‘慢工出細活’用在這里實在是太恰當了。與其他類型電影相比,動畫電影在制作上更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心血,這就給我們的創作團隊提出了嚴格要求:與時俱進講好中國文化、挖掘好故事,加強業務學習,認真搞好創作才能出精品。”

鞏杰表示:“‘藝術是對生活的重構’。所有經典作品無不在訴說生活,經典影片的迷人之處就在于其中流露的人文關懷與動人情感。一方面,我們在包括動畫片在內的電影創作上要學會從生活中提煉素材,關照現實,這也是影片能夠打動觀眾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要敢于推陳出新,在學習優秀影片的基礎上,創作出具有鮮明特色的電影。時下,視像制作技術的不斷發展為電影創作者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合理利用數字技術,創造出有生命力、能夠打動觀眾心靈和震撼靈魂的優秀故事與經典動畫,才能使影片具有時代穿透力和共賞力。”

張蓉表示:“要想發展動畫電影,受眾定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國低幼化的動畫電影,一直發展不錯,從傳統故事到動物形象的展示。比如,《熊出沒》《喜洋洋與灰太狼》《賽爾號》《神秘世界歷險記》等;成人化動畫電影發展比較緩慢,不同于幼兒故事邏輯偏向單一,成人的口味要挑剔得多。因為他們看過全世界最好的動畫電影,對作品的畫面、故事性都具有較高的要求。所以,在處理好定位問題的基礎上,題材多樣化,思想現代化,故事曲折化,才能創作出更好的動畫電影。題材上的拓展,是動畫電影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對我們影響大的電影,都是以中國傳統文學和民間神話故事為IP,進行再創作的,但僅此還不夠,現代題材、科幻題材的開發,在動畫電影里,還是寥若晨星,需要進一步的努力。從藝術創作的規律來講,動畫片的創作需要腳踏實地,只有具備了創作精品的意識,才能在作品完成上達到一個比較好的效果,無論怎樣講,打動人心的作品才是好作品,這樣的作品才能贏得口碑和市場的認可。”(記者 雷縣鴻 文/圖)

?

打 印】【頂 部】【關 閉
26选5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