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文化產業發展

5G時代到來,數字文化產業加速轉型升級

時間: 2019-12-05 11:39:24     來源: 中國文化報    編輯: 白琳

黨和國家對我國文化產業的發展有著長期、周密的戰略部署。2015年發布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進一步清晰規劃:到2020年將文化產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文化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作用,正得到持續性不斷強化。

我國數字文化產業正蓬勃發展

為促進我國文化產業蓬勃發展,創造、引領新消費,在2016年國務院出臺的《“十三五”國家戰略新興產業規劃》中,數字創意產業首次被納入到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成為與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制造、綠色低碳產業并列的五大新支柱之一,規劃提出到2020年實現數字創意產業達到8萬億規模的發展目標。

近年來文化和旅游部一直會同有關部委,組織產學研等全社會多方力量,通過深入分析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新形勢、新業態、新模式,總結提煉數字創意產業的發展趨勢,研究、謀劃數字創意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領域,對數字創意產業進行頂層設計和統籌規劃,進一步明確了數字創意產業的整體布局和發展路徑。

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由文化和旅游部產業發展司指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文化研究中心、騰訊社會研究中心聯合專項課題組撰寫的、國內權威數字文化產業報告《中國數字文化產業發展趨勢研究報告》指出,我國文化及相關產業在2004年到2017年的增速兩倍于GDP增速。2017年,全國文化產業增加值為3.47萬億元,占GDP的比重為4.23%,比上年增長12.8%。2017年,數字文化產業增加值約為1.03萬億元至1.19萬億元,總產值約為2.85萬億元至3.26萬億。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高達31.3萬億,GDP占比達到34.8%,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高達67.9%,超過部分發達國家水平。我國的產業互聯網正在與相對充分發展的消費互聯網深度融合,并將成為我國應對第四次工業革命挑戰的基礎設施和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力量。數字文化產業在這一融合過程中將扮演十分重要的樞紐角色,數字文化產業的蓬勃發展,將在可融合的傳統領域中,普及數字文化的新型創意方式,而文旅融合則是數字文化產業鏈接產業互聯網、消費互聯網的一條主要現實路徑。文化產業特別是數字文化產業及其背后的數字創意產業,已經成為調整、優化我國國民經濟產業結構、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一支重要力量。

數字文化出海,“走出去”也進入了“新時代”

隨著新世紀以來互聯網在全球范圍的快速普及,特別是近五六年來移動互聯網不斷釋放的媒介迭代效應,各國年輕人之間可共享的文化經驗越來越多。我國文化在海外的實際傳播和接受,也不再只是像過去以《媳婦的美好時代》《金太郎的幸福生活》等為代表的“走出去”階段,局限于討論劇情沖突、人物關系等初步層次;在以《白夜追兇》《延禧攻略》《如懿傳》《天盛長歌》《太吾繪卷》《中國式家長》等為代表的新一輪“走出去”過程中,出現了上游的原著是否侵權、下游的道具周邊購買等非常具體的細分話題。

不僅如此,在古裝、武俠題材之后,《白夜追兇》《中國式家長》等現實題材數字文化產業產品也開始受到國外受眾的初步認可。而作為我國數字文化產業核心的網絡游戲“走出去”的海外收入,也已經達到了國內電影票房的規模和體量。這在我國既往的文化“走出去”經驗中,幾乎是不可想象的。這背后則是我國以數字文化產業為代表的文化產業,經過世紀之交到今天這20年左右的市場化、產業化改革,開始收獲來自市場和產業的改革紅利的縮影。

不僅如此,新興數字信息技術正在搭建數字創意新的基礎架構。一方面,新技術將從消費向生產滲透,帶來全要素效率升級,提升消費體驗和資源利用效率;另一方面,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文化創意領域的結合,催生了O2O、分享經濟等新模式新業態持續涌現。也正是由于被新興數字信息技術影響的未來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在充分占有信息的基礎上做出科學預測、管理和“馴服”未來的不確定性已經成為政府和企業的首要任務。

由文化和旅游部產業發展司指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文化研究中心、騰訊社會研究中心聯合專項課題組撰寫的《國際數字創意產業前沿趨勢研究報告》指出,在數字經濟領域,以研發、設計為核心的數字創意產業不僅在我國,新世紀以來在世界許多國家都是優先發展的對象,各國政府紛紛出臺戰略,開啟數字化轉型之路。全球范圍內數字技術與網絡技術正在融合形成以網絡為依托,以數據為關鍵資產,以高度智能化為發展方向,帶動經濟社會文化整體發展的新興數字創意產業。數字文化出海已經變成了國內互聯網領軍企業的主動需求,正從國內市場競爭邁向全球市場競爭,并呈現出從資本出海向產品出海、技術出海和規則出海的歷史性轉變。

大力發展數字文化產業, 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文化產業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推動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推動各類文化市場主體發展壯大,培育新型文化業態和文化消費模式,以高質量文化供給增強人們的文化獲得感、幸福感。

從文化事業到文化產業,經歷了新中國70年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文化體制、機制改革、創新探索,而今我國數字文化產業的蓬勃發展,進一步拓展了我國文化產業的空間、領域和范疇,強化了社會各界對文化產業的重視程度與投入力度,對于我國文化產業的整體格局意義重大。

我們應堅定不移地堅持市場導向,尤其在國內應鼓勵充分的市場競爭,為以中小規模的數字文化產業企業,營造規范、有序、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盡快完成我國文化產業內部結構的轉型升級,文化產業的供給側提質增效,解決我國目前文化產業增加值增速放緩、內在品質不高、文化創意不足、文化精品匱乏等突出問題。與此同時,完備、靈活的“走出去”機制,也意味著可以更好地釋放從官方到民間的、全產業鏈各生產要素的有機活力,如今數字文化產業正在發揮著政府、社會、文化資本等多方利益的集中、聚攏作用。

當前我國數字文化產業正處于新一輪爆發性增長的前夜:以即將到來的5G時代為基礎,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以及區塊鏈技術都將對數字文化產業的發展產生潛在影響;隨著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的融通,文化產業尤其是數字文化產業作為生產性服務業的帶動能力將得到充分發揮。我國數字文化產業的蓬勃發展,有利于促進文化與科技有機融合,催生新業態、創造新產品、引領新消費;有利于推動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與國民經濟各門類充分融合;有利于讓技術進步成果惠及廣大人民群眾的日常生活,更好地滿足其日益提高的精神文化消費需求,使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為正在邁向小康社會的廣大人民群眾帶來更多獲得感、幸福感。

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國的數字文化產業及其背后的數字創意產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將更加主流化,也一定還將面臨來自主流社會的更多挑戰。對待包括數字文化產業在內的我國數字創意產業,我們不僅要在加強引領、監管的同時,保持開放、包容的態度,還要在發展理念、文化觀念等諸多方面,深入學習貫徹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大力推進國家文化治理體系和文化治理能力現代化,進一步解放思想、開拓進取,直面制約全行業發展的結構性問題,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新期待。

(作者孫佳山系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

打 印】【頂 部】【關 閉
26选5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 亿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m.chart.ydniu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哪个时时彩平台招代理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手机版 短线股票推荐博客 贵州快三一定牛经彩网 泳坛夺金中奖明细 河北省福利彩票排列7 山东11选5高手独门技巧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吉林快三计划哪个好 江西时时彩中奖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