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非遺縱覽

黃土地泥塑 巧手匠心釋百態

時間: 2019-11-13 09:52:38     來源: 中國文化報    編輯: 白琳

泥塑作品《樣板戲的戲劇人物》

為泥塑作品上色

細修臉部細節

在山西,悠久文化的根須一直深深扎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古寺廟古建筑隨處可見,承載著厚重的傳統文化,也因此有了一代代以修廟為生的太行人,許多地方的廟宇從設計、建筑、塑像以及彩繪、壁畫都是出自這些民間藝人之手。廟宇泥塑源自農耕社會生活,包羅極廣,上自始祖軒轅,下至孔圣儒家、佛道教祖、工匠祖師、圖騰動物等,寄托的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企盼,折射的是以正壓邪、懲惡揚善的深厚內涵,是一項包含歷史、民俗等多元文化內容的傳統藝術和文化遺產。史林珠的祖輩、父輩就是這樣的“塑廟人”。

惟妙惟肖的老叟孩童、活靈活現的飛禽走獸、傳神傳情的鄉間記憶、仙風道骨的神仙菩薩,這些黃泥巴摶練而成的藝術作品,精妙絕倫、神韻兼備。生長在黃土地上的平定泥塑藝人史林珠,40年來扎根于民間藝術土壤,一雙巧手精心塑造,將一團團普通的泥坯做成一件件精致的藝術品。

修復古建的“塑廟人”

見到史林珠,是在大山深處的小村西古貝(平定縣)的一座古廟的塑像現場。這座建于明代的寺廟共有一個大殿、兩座配殿和偏殿,經歷了數百年風雨后,這座小廟已經破舊不堪。近些年來,隨著村里經濟的逐漸好轉,村民們開始籌資修繕這所珍貴的古建,邀請史林珠修復廟里的塑像。史林珠按著廟里原先的規制,需要修復十幾尊塑像,現一部分塑像已雛形初具,他正在逐一進行細節刻畫。

這是一間供奉關公的偏殿,只見關公端坐于高高的神臺之上,左邊周倉手持青龍偃月刀、右邊關平手捧大印侍立兩邊。關公塑像造型是“夜讀《春秋》”。史林珠精心地修飾關公的臉部細節,他手中輪換使著自制的木刻刀,隨著他手中的木刻刀輕抿慢壓,關公威嚴的傲氣漸漸顯現,蠶眉、鳳眼、高鼻,長髯飄飄,凜然之氣讓人心生敬畏。再看旁邊已經完成的配像,關平眼神深邃而透露著一絲睿智,周倉虎虎生威而帶有些許親切感,忠厚之相躍然而出。

生于1965年的史林珠,是平定縣張莊鎮史家山村人,他的這手泥塑絕活是祖傳技藝。捏泥塑工序繁瑣,又臟又累,但史林珠卻樂在其中。年幼時的農村生活為史林珠提供了天然的藝術課堂,自然萬物為他提供豐富的顏料,生活見聞為他提供源源不絕的藝術靈感,加上他后天對藝術的追求,讓他在泥塑的道路上不斷前行。

立七坐五盤三半

“這一次,光廟里裝的像就有17尊,全部都是手工完成,前后需要4個多月,現在才完成一半。”史林珠把塑泥像叫“裝像”,一尊泥塑的完成,工藝復雜而漫長,塑像的過程他概括為立骨架(立木樁)、填肌肉(捆稻草)、裹皮膚(上粗泥、裹細泥)、穿衣裳(彩繪),最后還要裝身開光,這樣塑成的神像就有靈氣。

立骨架就是用木料板條制作體態骨架,雖然是第一步,但卻是關鍵的所在,骨架的比例不對,頭身的大小不協調,將來到了成像階段,就沒法更改了。“立七坐五盤三半”,這是史林珠多年總結出的經驗。“泥像的比例,立像要七頭身,坐像要五頭身,而盤腿像就是三頭半身。”在從事廟宇神像的塑像過程中,要參考西方的九頭身塑像比例,但也要根據實際情況進行本土化,因為在神像前的人要仰頭向上看,如果頭部比例太小,神像表情就看不到,所以要突出神像頭部。泥像的造型也有很多講究,比如太行山一帶推崇關公,尤其喜歡關公“夜讀《春秋》”的造型,一方面表現關公文武兼備胸有韜略,另一方面關公在民間被尊為財神,站像、走像喻義把財帶走,而坐像喻義把財留住。

下一步是“填肌肉”,泥像的輪廓造型需要用捆扎的稻草來完成,史林珠扎草人就像老太太剪窗花,不大一會,草人便有模有樣地出現在眼前。

泥像雛形完成后,進入上泥階段。首先是用剁碎的稻草與黃土和成稠泥,涂抹出凹凸部位,這叫上粗泥。等稍干后需要再上細泥雕琢細節。細泥比較講究,用六成紅土、四成黃土和拌,然后把新棉花撕成薄片,散在泥里,使棉絮和泥均勻充分地混合,這樣和成的泥就有了韌勁,晾干后塑成的像就不會開裂和變形。和好的細泥,史林珠用手反復團揉,逐層涂于模體上,形成主體輪廓,再用泥塑工具細心琢出外表及服飾褶紋、五官層次。塑體完成后,還得關閉門窗散濕緩干,等到全部干透后就可以進行彩繪,最后選擇吉日進行開光。

傳神不傳神 表情占八分

看著一尊尊凝結著民間文化和信仰的泥像在手里復原,史林珠心中很是欣慰。他近年來創作了各式各樣的泥塑作品,有《人民公社八大員》《樣板戲的戲劇人物》《對火》《比高高》《好日子》,還有時代氣息濃烈的《網紅》《直播》等,每一件泥塑作品都是人物造型豐滿生動、主題表現渾厚簡練,富有濃濃的鄉土氣息。

泥塑《人民公社八大員》塑造的是當年的駕駛員、飼養員、播音員、郵遞員、電影放映員、炊事員、售貨員、農機員,隨著社會的發展,這其中的一些行業已銷聲匿跡。為了讓人物特征鮮明、凸顯個性,他為每個崗位重現了當時的實際場景,每個工種都配了原來的道具,每個人物都精心設計了動作,使得整組作品情景交融,生動形象。“在泥塑創作中,人物姿態的刻畫考驗的是工匠水平。”史林珠說。

“作品好不好,頭部最重要,傳神不傳神,表情占八分。”史林珠的作品《好日子》反映的是農村的鼓樂隊表演時候的真實場景,6個人物各具特色,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敲鼓的師傅一臉喜氣洋洋,吹嗩吶的師傅激情飽滿,而拍大镲的師傅自豪感爆棚,他張開雙臂,嘴里好像能喊出聲音來。“要想把泥塑人物的表情刻劃得飽滿生動、細膩逼真,就要精雕細琢每一個細節。特別是五官的比例要精確恰當,失之毫厘都會影響到人物的性格,哪怕是嘴角上揚的角度高低不同,也會讓人物表達出不同的情緒。”史林珠說。

在傳承古老寺廟泥塑技藝的同時,史林珠想把技藝與新時代新生活融在一起。史林珠想把平定的名勝古跡、文化名人、傳說故事等用泥巴捏出來,把泥塑與平定文化、平定旅游相結合,賦予泥塑更多內涵。一捧黃土釋百態,在史林珠的泥塑里,有生活的酸甜苦辣,有時代的美好記憶,更有對未來的憧憬向往。(白晉華)

打 印】【頂 部】【關 閉
26选5号码 全天重庆彩计划五星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52期 安徽快三开奖形态走势跨度 赌博运气规律 官网彩票app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股票分析怎么写 最新贵州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开户流程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采 北京快3开奖l结果图片 今晚上走势图三分彩 娱乐518电玩城 七乐彩票app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信息 江苏11选五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