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國互聯網信心中心(CNNIC)統計,2014年12月,中國網民數為6.49億,至2015年6月,網民總數已增至6.68億人,互聯網普及率48.8%。近7億人支撐起的不僅是我國方興未艾的互聯網產業,更從根本上推動了網絡文藝的萌發與勃興。網絡文藝,顧名思義就是以互聯網作為傳播或展示平臺的藝術形式,創作主體是熟稔互聯網及市場發展規律并能提供相應藝術作品的人們,受眾或客體則是廣大網民,加之網絡傳播具有交互性、互動性等特點,創作者還可以根據受眾要求對作品加以修改或調整,從而使作品更受青睞。

201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大力發展網絡文藝”被作為主要內容著重提出。而早在2014年10月召開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周小平、花千芳兩位網絡作家就已應邀參會。1994年,互聯網接入中國,1998年,蔡智恒(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在網上連載并迅速受到關注和追捧,這部小說也被看作是開啟我國網絡文學先河的作品。經過十余年的磨礪與蛻變,曾經的網絡小說已經演化為現今的涵括網絡文學、網絡音樂、網絡劇、微電影、網絡演出、網絡動漫乃至脫口秀、段子等眾多藝術形式的網絡文藝。外延和內涵都得以拓展的網絡文藝拉近了網民之間的距離,也豐富和陶冶著人們的精神生活。更為重要的是,網絡文藝的興起帶動了相關產業及周邊產品的繁盛和開發,線上線下的及時對接使得旅游、影視、出版、游戲動漫、服飾、交通、餐飲等行業應勢而起,共同分享“互聯網+”時代的發展紅利。

以最早發軔的網絡文學為例,如果說過去的網絡文學因存在重復性、粗鄙化等缺陷而被人們詬病,如今的網絡文學正在走上相對健康的發展道路,無論是主題開掘還是文化指向等都更加契合文學的內質和人們的期待。近年來,改編自網絡文學作品并取得顯著成績的影視劇或網絡劇就能開列出一份很長的名單,如《失戀33天》《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九層妖塔》《鬼吹燈之尋龍訣》《步步驚心》《后宮甄嬛傳》《何以笙簫默》《華胥引》《花千骨》《瑯琊榜》《寂寞空庭春欲晚》《盜墓筆記》等,它們的成功固然離不開原作已經奠定的龐大粉絲群體,更與整個影視產業鏈的日臻成熟不無關系,準確的市場預判、精良的制作、到位的衍生品開發等,讓一度只關注美劇、韓劇的中國觀眾重拾起了對國產影視劇的熱情與信心,也讓鮑鯨鯨、辛夷塢、天下霸唱、桐華、流瀲紫、顧漫、海晏、匪我思存、南派三叔等網絡作家走入了大眾的視野。與此同時,《后宮甄嬛傳》《瑯琊榜》等劇還擔負起了文化輸出的重任,在海外開播且反響不俗。

無論傳播載體或媒介如何變革,文藝傳遞正確價值觀、體現民族風貌、引領時代風氣、陶冶性情心境的本質始終不變。在順應互聯網傳播的大眾性、便捷性和娛樂性等特質的同時,網絡文藝需跟傳統文藝一樣,遵循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雙效統一”原則,唯市場、唯資本、唯娛樂、唯點擊量、唯收視率、唯票房等思路或觀念自然不可取,泥沙俱下、良莠不分必須避免。只有如此,才能使網絡生態環境不斷得到優化,方能讓近7億人的龐大網民群體享受到高品質的文藝作品。

日漸成熟的網絡文藝雖尚未完全織就“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絢爛景象,但已以“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般的綿密走進了當代人的生活,影響著人們的思維習慣、生活方式和價值取向。未來的日子里,我國的網民數量還會不斷增加,外部環境越來越好,新媒體不斷涌現,再加上創作時的精耕細作以及規范化的引導和管理,網絡文藝的發展之路自然會愈加順暢。

?

楊艷伶,甘肅省民樂縣人。2003年6月畢業于陜西師范大學,獲文學學士學位。2012年6月畢業于蘭州大學,獲得文學博士學位。現為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化產業與現代傳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主要從事西部文學、文化產業、地域文化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如今的網絡文學正在走上相對健康的發展道路,無論是主題開掘還是文化指向等都更加契合文學的內質和人們的期待。

合作機構

新華網文化頻道

人民網文化頻道

中國網文化頻道

光明網文化頻道

國家大劇院

中國美術館

中國文化產業網

中國文化傳媒網

陜西省文化廳

陜西省文明辦

陜西省文物局

陜西省旅游局

陜西文化信息網

26选5号码